羽清千连

你流羽清开始复健写文。
[阴阳师][凹凸]
最近画画会变少x因为我懒。
耶。x

【狐琴】回音(一)

古老的时钟固执的停止在四时五十分,仿佛暗示着被关押在钟楼里的“罪人”。

四五。死亡。

挣脱不开的镣铐,铁链互相碰撞发出剧烈的响声,哐啷哐啷,听起来就像要松动一般,其实坚固无比。
妖琴师再一次放弃了挣脱锁链。他面前是一面镜子,毫无保留的暴露出身上的为求出路而擦出的血痕。
琴师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做错,却偏偏被一群穿着黑袍的人关锁在这,还被剥夺了光明。一块黑布死死的遮住了他的视线。
他早就嗅出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,这地方见证了不少人的死亡。或许他的血也会成为这血腥味中其中的一部分。
整个囚禁的地方空荡荡的,昏黄的吊顶灯稍微起了照明的作用,一张精雕细琢的骨制桌置于角落,如果忽略掉上面的血迹还能称得上是件艺术品。以及那面清晰的镜子。
但是,这里没有门。
镜子是打不破的,每次的努力都只能换来更加颤瑟的自己。

回声。是丑恶的。

没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。
镜子无情的反射出他的无助。
琴师开始与镜子中的回声对峙。
他在黑暗与恐惧中挣扎,维护着自己独有的那种傲气。

钟楼外面的世界,祥和。
直到夜晚驱走白天的光明,黑暗笼罩时,一切邪恶才会暴露。
离钟塔大概几百米的地方,一个私密的地下室。瓶瓶罐罐里透绿液体中泡着各种各样的器官,银亮的解剖刀上还有干涸的血迹,被随意的丢在了桌子上。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赫然躺着一个头颅,表皮已被剥去,血丝还黏连在白花花的骨头上,被掏空的眼洞漆黑无神。头盖骨被掀开,露出里面粉红的组织。
在警察快要搜查到这里的时候,造成这一切的人,妖狐,还在不紧不慢的整理着手术刀。
整理完毕,该上楼给猎物送餐了。
妖狐拎着盒饭踏着轻快的步子踩上钟楼级级阶梯。他从来不害怕警察这种小角色,甚至在被特警包围的时候淡定的掏出锋利的手术刀冲上去,闪电般划开特警脖颈上的动脉,白大褂未沾上一点鲜红。妖狐就这么独自一人团灭警方,杀出重围。
毫不畏惧。这是他作为一个多次杀人犯的基本心理。
妖狐到达钟楼关押人的房间门口,其实也是他的第一屠宰场。他随手取下挂在墙上的黑袍,慢条斯理地穿好,拉下帽沿,还强迫症似的整理了一下本来就很好的领带。

妖狐对于妖琴师的第一感觉是。
【清冷】【干净】以及……【傲骨】
天晓得妖狐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猎物。他向来装出一副君子的模样混杂在女人堆里,见多了各式各样女人的妖狐却不知男性也能有这种,不知何处而来的脱俗气息。
妖狐推动囚房那扇小门,翻转过来的镜子映出他眼底一片不正常的温柔。
妖琴师听见了什么声音,是嘎吱嘎吱的扭动声,他下意识将头转向那面镜子。
妖狐先将盒饭放在桌上,将镜子重新合上,这才反身回来解开琴师蒙住眼睛的黑布。
光明让琴师待在黑暗中太久的眸子一下子亮起来,但是他警惕性的迅速退开让妖狐稍微有些惊讶。随后他嘴角上扬,掀起帽子,金色的眼睛充满笑意。

“早上好啊,美人。”

琴师没理会他,目光转向那面镜子。

『那里就是……出口么……』

显然妖琴师心中只有逃出去的欲望,妖狐本柔和的表情变得稍微阴沉了些。黑袍长袖下的手中魔术似的变出一把扇子,妖狐凝视了琴师的脸庞几秒,绕到他前面蹲下,扇子挑起他的下巴,眸子里有掩藏不住的怒气。
“美人如此无视小生,是小生脏了你的眼睛吗?”
“哎呀…美人现在的表情还真是冷漠呢~”
妖琴师的下巴被扇子挑了起来,看向妖狐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变得厌恶。他现在脸上是一副冷漠的表情,妖狐想象着这张脸哭出来的表情,笑了起来。
“放开。”
妖狐金眸底硬是憋出了一丝笑意,随即收回扇子大胆的拿手拍拍琴师脸。
“表情一直这样会脸僵哦?”
“…”
琴师厌恶的露出了一个呲牙的表情,稍长的犬牙闪着白光。妖狐愣了愣,头上的耳朵动了动随后心被一个暴击。

像。像猫呢……

嘛…这样的猎物要好好保存呢。
妖狐没打算继续逗弄妖琴师,掏出钥匙环在手指上转了几圈,绕到琴师身后准备解开镣铐的锁。妖琴师没忘保持警惕,拖着锁链退了几步。妖狐抬头看了眼琴师,笑容犹如流星划过天际一般迅速消失,将钥匙插入锁口扭动几下。
“咔哒”
稍微有些沉闷的解锁声传进琴师的耳朵,沉重的镣铐脱落掉在地板上哐啷一声响,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推那扇镜子。几米的空间,挪一步自由就唾手可得。
琴师摔了个狗啃泥。暂时放松警惕的他忘了背后还有妖狐,回头一看妖狐正拉着自己脚上还没解开的锁链一脸和善。是他疏忽了忘记只是手上的镣铐解开,脚上的可还坚固着呢。
“啧…疏忽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还没写完…上学真是太艰辛了。
这篇狐琴的话后面会有小肉渣。(?!)
更新不定时。有灵感就写没灵感就坑x
忘了说是杀人犯狐x普通人琴!!!

我错了我求你们来我旮旯底…
画错了是我的错(…)还不要脸打tag。

摸鱼使人愉悦。p1和p2是同一个崽!!!
(内藏幼年比姥姥拟人er可以捏脸。
(还有我好想丢崽的设定哦…

摸假猫。
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画错了…还是要改的!
(不要脸的打个tag

我是不是该在阴阳师周年庆的时候把狐琴文发上来。
(还没写完的咸鱼咕哒静静搓手

上学补作业前丢一下画了不知道几天的小太阳(…)明明说好要给朋友拖了好几天了(…)打死我吧

话说我不产粮应该不会死吧。
吧唧吧唧吃绿豆糕.jpg

草稿比线稿好看系列。好想自己做一个钥匙扣来玩呐?!
(画大了还错了还不要脸打tag.jpg

boom的一声被轰进了fgo后沉迷小太阳。以及群里狂王(?)说闪闪有三个,那拉二头上顶着幼闪左拥右抱贤王a闪。场景十分美好了……等福袋蓄力拉二嘿嘿嘿x

玩fgo需要一个金肝…
时间已经被它榨干了导致我两天没动狐琴文。